2016 博喻招新

2016 博喻招新啦!歡迎各位加入我們這個大家庭!有意成為博喻編輯的同學,可以到下列網址登記: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fr4wtM_Eb-GIZpGG35vLth_hQeP_tegF50PVtFrgGlA7kpHg/viewform

 

迎新日定於9月21日(星期三)傍晚6點半開始,地點為何添樓106室。期待各位抽暇出席。

 

如有查詢或有意來稿,歡迎電郵至boyu.netter@gmail.com,我們會盡快回覆,謝謝!

粵語用字之有趣之處

很多朋友都是多愁善感之人,生活中若是遇到有所感之事,多熱衷於在社交網站發表幾句感言,甚至時事評論。我在瀏覽社交網站時,眼見圖文並茂,覺得甚是精彩。然而,我也發現朋友在社交網站上發表的文章,大多都是口語用字,很多字詞都是直接由粵音直接引申出來,讀來很是有趣,也體現出粵語傳神的特色。

 

中學時候,因爲老師的一個例子,我才第一次注意到,原來粵語的用字是如此的特別,至今難忘。當時老師向我們全班同學提問,要我們用一個詞語來形容相撲選手。我們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覺得這個並不難。一個「胖」字,簡明扼要;換作「肥」字,也同樣清楚明瞭;兩者結合,「肥胖」二字可成標準詞語。再不然,有同學覺得可用「胖乎乎」二字來形容,一方面合乎現代漢語用字,另一方面也是挺可愛的形容詞。如果要形容肥胖的程度的話,「很胖」、「非常胖」或是「超級胖」,總該有一個是合用的吧…… 我們一邊討論,老師在一旁微笑著,一看那微笑,就知道他並不滿意我們的答案。其實,他藏著一個奇妙的答案……

 

老師頓了一頓,我們知道,我們將要知道這個奇妙的答案,全都摒住鼻息,方才成群鴨子般吵鬧的討論,頓時也變得非常安靜。老師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下三個大字:「肥騰騰」。我們看著這三個大字,頓時笑翻了,許久不能停。這裡並沒有取笑相撲選手身材之意,而是覺得這詞語令我們有豁然開朗的感覺。我們苦苦猜想的答案,竟沒有一個及得上這個「肥騰騰」:不但貼切的表現出相撲選手的身材,而且顯示了其行動的動感,傳神極了,也怪不得我們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使用粵語用字的趣處,相信很多網絡使用者都不會反對。然如果全文以其入文,書寫正規的文章,還是引起爭議。從接受語文教育那天開始,老師便開始教導我們不能以口語入文,因其不符合現代漢語的語法規定。在遣詞用字方面,如全用粵語入文,能夠明白的讀者,可能只限於粵語地區。這樣實也是限制了文章的傳播。但如若作者不介意這一點,在自己的文章,偶爾使用粵語用字,也極能體現出其有趣的地方。

我手真的能夠寫我「口」?

對於口語轉譯書面語困難眾說紛紛,筆者這天親訪一班參與了作文精英興趣班、寫作水平較高的小五學生,深入了解他們的看法。

 

(一)為什麼你們有時候寫作會用到口語?

他們舉出的原因各異,有些同學指出口語表達相對有趣得多,尤其是他們自創故事的時候會特別吸引讀者注意。另外,他們平時都是用口語溝通,構思作文時大多時直接由由日常生活取材,所以會沒有意識地轉移日常話語寫入文章中,於是便出現口語轉換書面語問題。

 

(二)承上題,你們認為口語轉換書面語困難嗎?

他們異口同聲地回答「沒有太大的問題」,只有自己加倍注意便行。可能基於受訪學生寫作基礎比較穩固,因此他們寫文章時並無過多口語。

 

(三)上課時老師有沒有額外給你們指正書面語與口語轉換的問題?

他們指出語文老師並沒有額外在課堂上講解書面語轉換問題,只會在個別同學文章中圈出問題,予以指正,以及要求改正文句一次。

 

(四)你們認為有什麼方法可以幫助口語與書面語轉換?

他們指出寫作呈分文章時會「打醒十二分」精神,用心留意措辭遣句,待完成作文時再多檢閱數篇,自然能夠避免口語化問題;此外,亦需多閱讀課外書,擴大自己書面語詞庫,避免錯誤轉換。

談現今口語轉譯書面語的情況

在香港,不少學生學習中國語文時,寫作往往出現口語化的情況。由於大部份學生的母語是粵語,故寫作時常分辨不清口語和書面語,文章常夾雜口語。以小學生為例,在日常生活中,他們都以粵語與人溝通,說話不假思索,脫口而出,然而在寫作時,老師則要求以書面語寫作,部份學生往往難以適應,造成能暢所欲言而不能暢所欲寫的情況,因此一些口語用詞如「一陣(之後)」、「宜家(現在)」、「我地(我們)」和「中意(喜歡)」常出現於作文中。

 

而且,口語化寫作的問題亦延伸至文憑試中,以二零一三年中文科寫作卷為例,部份考生因寫作時運用口語而遭扣分,尤其是在記敘文中的對話,學生以為能以口語表達,故把「怎麼搞的」寫成「有沒有搞錯」、「生氣」寫成「好嬲」等。另外,亦有中學生坦言有些口語字詞較偏門,甚至有些粵語字詞只能說,不能寫,故不懂如何以書面語表達出來,例如:他們常以「訓禮頸」來表示「落枕」之意,又把「撓癢癢」說成「拗痕」,可見寫作口語化的現象愈來愈普遍。

 

因此,現今寫作口語化的問題受教育界人士關注,更成為普教中的爭議點。不過,筆者認為口語和書面語各具特色。在日常生活中,口語靈活生動,不但更容易表達當下的心情,且包含了許多俚俗句子,甚有時代特色;然在正式寫作中,書面語的語法嚴密清晰,遣詞用字亦較文雅。作為學生,多讀多寫便是學好書面語的不二法門。當學生多閱讀一些文章時,他們不但能在潛移默化中學會口語與書面語詞彙的分別,而且容易建立語感,明白到書面語句子中的語法,奠定基礎。

 

另外,在教學方面,老師不妨多運用「對比法」。所謂「對比法」,就是在教學的過程中,偶爾滲透一些口語和書面語差異的知識,讓學生能多接觸兩者在詞彙或句法上的分別。當學生從老師的教學中積累更多有關書面語的知識,便能減少寫作時口語轉換書面語的困難。

 

總括而言,對於香港學生來說,口語和書面語的對譯仍存在困難。老師需多作書面語知識的灌輸,而學生必須要多讀多寫,才能在寫作中得心應手。

修理教育

書名:修理教育
作者:陶囍
出版社:上書局

如果隨意在街上找幾個人,然後請他們力陳香港教育的弊病,相信他們都能提出一二。「讓孩子快樂學習」該是每個家長和孩子的夢想,但家長總會在這句話後加上「在香港很難做到」、「香港競爭激烈」……香港的教育現實好像不容許快樂學習,那到底是那裡出錯呢?修正教育的軌道又談何容易呢?

我們翻開報章,其實不難發現總有不同的人評論現今教育政策,何解筆者特意推薦這本收錄了2009至2010年於《明報》「星期日生活」發表的評論的書呢?筆者認為作者的評論多有引述外國學者相關的研究報告,將他對生活中的社會觀察與教育或其他議題連繫在一起,與眾不同。內裡的評論分為三大類,分別為修理教育、修理自己和修理媒介。雖然書中收錄的議題已是幾年前的事,但不少議題至今仍值得探討。受報章評論篇幅所限,提出的見解未算深入,但他的觀點和角度可用於鑑今之教育制度。

作者提出一些很有趣的觀察,例如學生在課堂中學會的潛規則,例如透過看老師的反應,推敲正確的答案,而不是努力學習想出正確的答案、學校為了避免一個學生打破玻璃鏡,把全校的鏡都換成打不爛的塑膠鏡,而不是努力教好這個學生。教育理念容易丟失,所以也須時刻回首檢視教育的成效和理念是否能夠得到充份實踐。

作者又指:「香港的應試教育根深柢固,就是立意良好的通識科,有一點點安全感,天曉得為了安全,我們損失了甚麼?」雖然作者沒有直接指出我們的損失,但引發我們思考的是應試教育加重了學子的枷鎖,未必能彰顯教育的原意。教育本是崇高的理念,好像一與考試結合,就會令其光環幻滅。功利的角度來說,為了考試時的安全感,學生努力背誦上課所念過的概念、操練歷屆試題,在紙上談兵的角度,學生只是學會快速地想到不同持分者的想法和觀點,但未必懂得於生活中實踐批判思考。但作者當時又舉一例,寫在反高鐵的現場,看到中學生為通識議題而來,看見通識學習和生活結合的可能。雖然香港的「填鴨式教育」備受批評,但在應試、操練試題的風氣下,教育還是對學生的生活,甚至生命有些正面的影響。

在紙筆的測試中,學生的表達可能有受時間的局限,但生活中沒有時間的束縛,學生自可多思考發揮。六年後回顧,學生受到通識教育影響的例子其實處處可見,通識教育的確有發揮其作用。通識教育其實不只應試一個面向,學生除了學會了在考卷上運用那些概念詞彙,也懂得在生活中應用,這該是大家樂見的。

修正教育的軌道不易為,有賴各方合作。希望這本書也能為大家帶來一些新的觀點和領悟。

書面語?口語?

何謂書面語?何謂口語?書面語是一種透過文字系統來表達的語言,以書寫及閱讀來傳達意義。它是一種人為發明下的產物,基於某個特定的口語之後發展出來,因此沒有任何一種自然語言是只有書面語而沒有口語的。幼童不需要經過主動學習,只要生活在以口語對話的社會環境中,就能夠自然學會口語;但是必須透過教育手段,經過識字及閱讀、寫作課程後,幼童才能夠學會書面語;口說,與書面語相對,是口頭交際時使用的語言,是最早被人類普遍應用的語言形式。人類各民族都有口說。它通常是通過聲音傳播的,但有時文學作品中也常以文字記敘口頭語,是用聲音表達意思的語言。

中國普遍使用漢語,《現代漢語詞典》指漢語是漢族的語言,是中國的主要語言。而在1956 年,中國國務院將規範的漢語正式定名為「普通話」,其中「普通」意味著「普遍通行」 。根據1955 年 10 月中國科學院現代漢語規範問題學術會議,普通話是指「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以典範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語法規範的漢民族共同語」。

漢語包含書面語以及口語兩部分,古代書面漢語稱為文言文,現代書面漢語如上所定義,是「以典範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語法規範的」,一般指使用現代標準漢語語法、詞彙的中文通行文體。

眾所周知,語言的要素可分為語音、詞彙、語法三大方面。其中,中國內地以《新華字典》為判定漢語語音依據,以《現代漢語詞典》為判定漢語詞彙依據;台灣以《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為語音、詞彙、語法依據;香港則無太多相關指引與依據,常用的正規依據,只有《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小學中文科常用字表》等。

對不少香港學生而言,書面語有口說的互譯往往是一大問題,因為粵語與漢語書面語的語法及遣詞用字大不相同,容易說但難以寫,更遑論「我手寫我口」——事實上,粵語比普通話更難與漢語書面語互譯,這也成為不少人支持普教中的原因。

要學好書面語,多讀多寫多練習是不二法門。老師可多與學生討論寫作中常見的書面語與口說的錯誤翻譯,如給予學生粵語與書面語互譯的練習,不公佈姓名地以學生的錯誤病句做示範等。老師亦可以利用由香港中文大學普通話教育研究及發展中心研發的「港式用語診症室」(http://cpls.proj.hkedcity.net/cpls/index.jsp)此網頁包含頗多香港常用字詞,提供粵語口語與書面語詞彙及句子對照,當中所含的全部詞語及句子均附有粵語拼音及普通話拼音,更有發聲功能。老師能藉此幫助學生能辨識口語與書面語詞彙及句子的分別,讓他們運用正確的書面語進行寫作。

何謂書面語?何謂口語?書面語是一種透過文字系統來表達的語言,以書寫及閱讀來傳達意思。它是一種人為發明下的產物,基於某個特定的口語之後發展出來,因此沒有任何一種自然語言是只有書面語而沒有口語的。幼童不需要經過主動學習,只要生活在以口語對話的社會環境中,就能夠自然學會口語;但是必須透過教育手段,經過識字及閱讀、寫作課程後,幼童才能夠學會書面語;口語,與書面語相對,是口頭交際時使用的語言,是最早被人類普遍應用的語言形式。人類各民族都有口語。它通常是通過聲音傳播的,但有時文學作品中也常以文字記敘口頭語,是用聲音表達意思的語言。

中國普遍使用漢語,《現代漢語詞典》指漢語是漢族的語言,是中國的主要語言。而在1956 年,中國國務院將規範的漢語正式定名為「普通話」,其中「普通」意味著「普遍通行」 。根據1955 年 10 月中國科學院現代漢語規範問題學術會議,普通話是指「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以典範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語法規範的漢民族共同語」。

漢語包含書面語以及口語兩部分,古代書面漢語稱為文言文,現代書面漢語如上所定義,是「以典範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語法規範的」,一般指使用現代標準漢語語法、詞彙的中文通行文體。

眾所周知,語言的要素可分為語音、詞彙、語法三大方面。其中,中國內地以《新華字典》為判定漢語語音依據,以《現代漢語詞典》為判定漢語詞彙依據;台灣以《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為語音、詞彙、語法依據;香港則無太多相關指引與依據,常用的正規依據,只有《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小學中文科常用字表》等。

對不少香港學生而言,書面語有口說的互譯往往是一大問題,因為粵語與漢語書面語的語法及遣詞用字大不相同,容易說但難以寫出來,更遑論「我手寫我口」——事實上,粵語比普通話更難與漢語書面語互譯,這也成為不少人支持普教中的原因。

要學好書面語,多讀多寫多練習是不二法門。老師可多與學生討論寫作中常見的書面語與口語的錯誤翻譯,如給予學生粵語與書面語互譯的練習,不公佈姓名地以學生的錯誤病句做示範等。老師亦可以利用由香港中文大學普通話教育研究及發展中心研發的「港式用語診症室」(http://cpls.proj.hkedcity.net/cpls/index.jsp)此網頁包含頗多香港常用字詞,提供粵語口語與書面語詞彙及句子對照,當中所含的全部詞語及句子均附有粵語拼音及普通話拼音,更有發聲功能。老師能藉此幫助學生能辨識口語與書面語詞彙及句子的分別,讓他們運用正確的書面語進行寫作。

口語轉譯書面語訪談

現時社會普遍把香港學生的寫作能力差歸咎於粵語教學,學生無法「我手寫我口」,令其文句不通。就口語轉譯書面語的問題,筆者訪問了資深中學教師和公開試改卷員蔡老師。

當處理口語轉譯書面語的問題時,首先要區分何謂口語和書面語。蔡老師表示:「基本而言,能用普通話通順地讀出來的句子,我們都會當作書面語。香港的學生很少出現太大的毛病,他們能分出口語和書面語的語法,但偶爾也會出現口語化的現象。」

於詞彙上,蔡老師於改卷時若遇到爭議較大的詞語,會翻檢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編纂的《現代漢語詞典》,以它作準。《現代漢語詞典》是中國第一部具規範性的中文詞典。事實上,台灣亦有編定官修詞典《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http://dict.revised.moe.edu.tw/cgi-bin/cbdic/gsweb.cgi?ccd=2IgjlR&o=e0&sec=sec1&index=1),以規範漢語詞彙。香港教育部則編有《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http://www.edbchinese.hk/lexlist_ch/)。

筆者嘗試以近日引起社會各界討論的「魚蛋」和「魚丸子」進行檢索,《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和《現代漢語詞典(第六版)》沒有相關收錄,《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則載有「魚丸」。換言之,按規範的標準,無論事件中學生所寫的「魚蛋」,還是教師所批改的「魚丸子」均不正確。當教師也不清楚所謂的標準時,學生如何跟從呢?我們是否有必要嚴厲的跟從標準,而沒有調整的空間呢?

蔡老師認為譯名問題可從寬處理,「但若該詞有歧意,則不能不視為錯誤。以『課室』為例,粵語口語稱為『班房』,而『班房』在書面語中有監獄的意思。」

蔡老師提醒學生,如果考試時不肯定該詞是否屬於書面語,可以嘗試以其他詞語代替,或以另一種方式表達。當然,最好於考試完結後回家翻檢字書。

不過,是否所有的口語詞彙都不能寫入文章呢?蔡老師說:「有時候,學生希望表現香港的地方特色,可以在詞語的前後加上引號,那改官便會知道學生是故意為之,並非搞不清口語和書面語。但是,通篇皆引號也是不行的,同學要自己衡量。」

最後,蔡老師指出:「其實只要多閱讀,便不會有口語轉譯書面語的問題。」

《活着》

筆者前幾天看到中大同學因學業問題跳樓自殺的新聞,心中不禁一寒。人來人往,大千世界,在你在開懷大笑時,有人傷心欲絕,飛躍而下。生命何時變得如此脆弱?生命本就如此脆弱。我不禁想起余華的《活着》。人是為了活着而活着——這樣說帶點存在主義的意味,存在本就是人生的意義,脆弱的生命根本撐不起那些堂皇冠冕的意義,能夠完整的走完一生已是十分難得。

筆者也不止一次想過要結束自己的生命。家庭不和、學業壓力、人際關係複雜……當所有問題堆在一起時,集腋成裘、積沙成塔,我開始覺得不行了,胸口像被一塊大石壓着。我變得怯弱,一件小事、一句話都足以擊潰我。每一天、每一天我都害怕夜晚的來臨,當家人都在睡夢中,我卻在被窩裡哭,壓抑着哭聲,雙手不停地抖,然後睜着發澀的眼睛等天亮。每一晚都是噩夢。哭甚至變成了一種習慣,我不想哭,但眼淚總是不自已的流下來。我不想哭,真的。哭變成了一種痛苦,因此我想盡辦法想要停止哭泣。但當所有的方法都不能使我停止哭時,我開始想像從窗跳下,從月台上躍下,服下安眠藥……有很多人會說什麼「死亡並不能解決問題」、「自殺是不負責任的行為」、「不能輕易的結束生命」,我只想說,結束生命從來不是一件輕易的事。父母、兄弟、朋友、沒完成的作業、沒看完的書、沒玩完的遊戲、沒去過的地方,甚至「不想讓別人鄙視我懦弱自殺的行為」都能成為我活着的理由。熬過一個個失眠的晚上,第二天早上我還是照常起床洗臉上學,甚至對着鏡子裡的自己說:「今天要加油」——儘管我是多麼的憔悴。

 

在那段時期,我是極度不想見任何人的,交際活動讓我身心疲累,我覺得我不能再撐起笑臉面對我的朋友,他們是不了解我的,他們活得開心,而我憂傷。但我還是答應了中學同學的聚會。我以為自己能如常的和他們嬉笑怒罵,但在看到他們的那一刻,我立即抱着他們,在銅鑼灣的大街上崩潰大哭。如果你真的撐不住了,不要躲在家裡,找找你的老朋友,讓他們給你一個溫暖的擁抱,讓你舒暢地大哭一場。

 

我是怎樣走過來的?我也記不清楚了。好像是大病了一場之後就什麼都忘記了,作業最後沒有完成,不合格就不合格,我是這樣對自己說:「不擅讀書不要緊,踏實做人就好」。生活的苦難來自貪心:我們太貪心了,想要好成績,想要高薪厚職,想要健康的身體,想要一大群朋友,想要溫暖的家庭,想要一個溫柔的情人……得不到就把它扔掉吧,別貪求了!當你不再追求那麼多的東西,你會發現,原來自己也是可以好好地活着。

 

作者:南堇

重設新高中範文的得與失──一位高中中文老師的現身說法

中學文憑試中文科試卷一直被指為「死亡之卷」,不合格率超逾半成。中文科一旦失手,斷然令莘莘學子大學夢破碎。有見及此,由今年起,教育局在高中中文科選篩12篇必讀文言範文,於2018年開始考核,以照顧不同能力水平的學生。一旦新教育政策推行,負責授課的教師的壓力往往首當其衡。我們有幸訪問一位在傳統女校任教高中中國語文科,且資歷超過十年的任老師表達對重設範文的看法。

 「老師,你是否贊成新高中重推範文?」

聆聽訪問錄音:重設範文好處

「重推範文的原意其實是正面的,所有考生學習同一篇文章是能夠分享共同利益。」。她指出範文具有很高文學價值,能讓學生研習經典文章的出發點是好的。但是,她坦言不完全贊成文言範文重推,憂慮到新政策推行後,操作方面並不完善。

她主要有兩項的顧慮。第一,卷一文言文與白話文答題比例不恰當,卷一文言範文佔三成分數,而另外七成分數亦包分佈在另一篇文言文和白話文,換言之,文言文答題比例更大,學生有較少機會將分析技巧應用於白話文身上,不同於以往推出古今範文的模式。第二,文言範文設題強調背誦,樣本試卷題目艱深。一些文言範文的篇幅較長,如《廉頗藺相如列傳》,普遍學生難於死記硬背文本內容,機械式的學習反而弄巧反拙,扼殺他們閱讀文言文的興趣。

另外,她推測重推範文的背景在於為考生提供分數保障。中國語文卷一合格率每年每況越下,不少同學僅僅在中文卷失手,而斷斷錯失大學入場券。文言文範文佔卷一答題分數三成,只要考生肯下苦功,至少一部分數能穩操在握。其二,當局期望學生多認識經典文章,深化中華文化修養。

當談及到教學的憂慮時,任老師隨即輕嘆,指出中文科恆之已久有一套獨立的課程,額外推行十二文言範文會加重教師和學生的壓力。教學時間本來有限,升上中四的學生本來需要學習新知識,如應考綜合能力卷的技巧,閱讀方面校方本來已經編製了精讀和導讀篇章,藉此提高學生的白話文和文言文閱讀能力,在已有課程中增加十二篇範文便為教師帶來壓力,難以在有限教學時間中教授所有項目。既然課時有限,教師定必需要取捨,結果不少學校集中教授範文內容,忽略其他原有的導修篇章,減少了高中生學習範文以外文言篇章的機會,對學生的文言知識和閱讀能力而言並非理想情況。

綜合以上所說,重推範文有助提高卷一合格率,以及讓學生多接觸經典篇章的作用;而新教學制度的成立,卻無可奈何地加重教師學生教與學的憂慮,而下一屆文憑試即將開考,唯有在此祝願每一位考生能夠衝破重重險阻,入讀心儀的高第學所。

特別感謝任老師抽空,以現職高中老師的角度帶領我們討論重設範文這項議題。

讀《名家學者談語文學習》

書名:《名家學者談語文學習》

編者:李詩琳

出版社:中文大學出版社

9789629963446-500x730

很多人都視學習語文為苦差,不得其法,更不得其樂,新高中文憑試的中文考試更被喻為「死亡之卷」,眾考生聞卷即懼。實在讓人不解為何我們學習母語會面對這麼多的困難,提升中文水平真的如此艱難嗎?相信這本書可以給大家一個解答。

我們這一代認為自己接受的是填鴨式教育,課程主張「死記硬背」,似乎把青春投放在不斷的背誦中是浪費時間的行為。諸位名家都不約而同地指出背誦和抄寫是學習中文的不二法門,中文系教授盧瑋鑾、吳宏一、楊鍾基等等在學習中文的過程中都是背誦好文章、詩詞作品等等。反觀現今社會,有些學生想學好語文,但不願意背誦前人的好文章或詩詞,反而為了應付考試去報讀補習課程,背誦應試技巧或精讀書卻甘之如飴,這樣的學習實在是本末倒置。走捷徑的學習可能讓中文成績在短期內得以提升,但長遠來說對中文學習卻無甚裨益。中文系教授佘汝豐指出學習語文最重要的是感性的認知,而非理性的處理──學習中文著重感受,感受文字帶給人的訊息和感動。背誦可以將知識存在腦中,我們還要多讀多想,才可把知識融會貫通。我們肚子要有積存的墨水,寫作時才會有材料可用,從而寫出好文章。佘教授的話的確提醒了我們,背誦的意義其實不在於囫圇吞棗、死記硬背,而是在背誦的過程中反覆體會文章的辭氣和技巧,多作思考,從前人的觀點中提取和建立自己獨特的看法。背誦古典詩詞未必即時產生效果,但這些詩詞都會慢慢在我們的腦海裡沉澱,成為我們學習的養份,滋潤我們的語文幼芽。

常言道:「學好中文不外乎多讀多寫」。這本書引述中文系教授吳宏一指出「多讀多寫」是空泛的概念,因為這個世代資訊和知識都太多,所以我們要讀得其所。當中很多名家都有閱讀古典小說的習慣,多看就能豁然貫通,訓練閱讀理解能力,從中學習文言知識和發掘古典文學中的現代趣味。現在的學生多了不少娛樂選擇,很少人選擇看書,更何況是被大部份學生認為沉悶脫節的古典小說呢?在不閱讀文言文的情況下,學生怎能要求自己完成數份練習後閱讀文言文的能力會突飛猛進呢?不肯付出,又怎能期望有收穫呢?

本書最教筆者深刻的是佘汝豐教授的一句話:「沒有一個學生會對中文有先天的厭惡感,而他們後天是否產生與趣,則看教學者有沒有用心去教導他們,去引發他們的興趣。」回想起我們牙牙學語的時候,哪個小孩不是很興奮地唸出單字,學習發音呢?為什麼有很多學生長大後就提不起勁去繼續學習,甚至會抗拒文字呢?是不是他們在學習的過程中,還未找到甚或失去了學習的樂趣呢?學生最害怕的大概不是中文字,而是試卷的標準答案。無可否認考試可以是學習的推動力,但是學生因此忘記當初學習中文的樂趣,試卷的確給予學生很多桎梏,唯有期望學生目光千萬不要局限於考試之中,中文的世界比文憑試考核內容廣闊得多。

相比起上一代,我們的學習資源更多,但我們對語文的學習熱誠遠不及他們。各位學生,請不要害怕付出,不要害怕背誦!因為背誦,古人的智慧才可以充實我們的生命。因為背誦,我們學到終身受用的文化價值和思考的方法。中文是一條很漫長的路,等待我們的探索,尋找當中的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