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被視為政治不正確的議題時,自由是否依然?

言論自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之一,但面對被視為政治不正確的議題時,自由是否依然?

 

 

由立法會選舉開始時,不願意簽署「確認書」的候選人喪失參選資格;宣揚港獨的候任立法會議員被褫奪議員資格;在兩名議員的司法覆核期間,人大常委張德江首次主動提請釋法程序,並把基本法第104條列入議程通知。回歸校園,行政長官梁振英言明港獨沒有討論的價值和空間,香港必然是中國不可分裂的一部分;教育局甚至嚴詞回應,指所有港獨主張或活動不應該在校園出現,若教師在校內鼓吹港獨思想,須承擔相關責任,包括被吊銷註冊教師資格,「港獨」仿佛成為了一個討論禁區。

 

 

筆者認為在港獨問題不是一個事實的爭論,而是一種價值判斷。事實討論說到底其實沒有什麼可以討論,從領土主權上來看,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在雨傘運動後,部分港人發現基本法黑紙白字承諾的「真普選」原來只是假民主,最終導致香港爆發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示威活動——雨傘運動,可惜到最後還是沒有任何實質成果。這驅使港人思考香港民主前路的問題?思考到底怎樣才能享有真正的投票權?

 

 

學校其中一個目標就是培養學生思考的能力,設立通識科的目標正式如此。但當教育局提倡培養學生多角度、批判、獨立思考能力的時候,面對具爭議的論題卻回應「教師言論和行為應符合專業操守和社會期望」;行政長官更指港獨沒有討論的空間,因為結論只得一個就是香港不能獨立。筆者認為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並不等於所有人都只得一種被認為正確的觀念。中學若要面對港獨問題,不應該盲目灌輸港獨就是不基本法的觀念。相反,應該闡明事件的來龍去脈、持分者的理據、陳述利害,好讓學生自己判斷該支持哪一方的立場。故學校應該允許討論港獨問題。

 

 

怎樣討論港獨問題是接着要探討的問題。中學校長會明言允許討論港獨,但討論港獨不能不設前設。先不談港獨價值正確與否的問題,筆者認為有前設的討論就如經過篩選的普選,在港獨必然禁止的前提下,所能討論的可能就是港獨的非法性、反對港獨的原因之類。在有前設的基礎下,無論怎樣討論老師都必須引導學生得出港獨是非法的結論,這種模式的討論究竟是討論呢?還是洗腦呢?

《親愛的安德烈》——龍應台

《親愛的安德烈》—— 龍應台

出版社: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上次翻開此書,我還是大一新生。幾年過去,雨傘革命、對素食的思考、到別的地方短期交流的經驗…….甚至最近社會對政治校園的討論,都讓這次重讀特別有意思。

《親愛的安德烈》是龍應台和其兒子安德烈三年間的信件結集。當初,龍應台決定與兒子通訊,只是為了與自己的孩子搭起一座溝通的橋樑,跨過那歲月和國域文化的鴻溝。在信件的往來中,兩人幾乎是對等的關係,脫離了母子的角色,像兩個剛相識的陌生人在交流彼此對萬事萬物的看法。當中最叫人驚嘆的,是龍應台面對與自己期望不符合的事件時的態度:

「你坐在陽台的椅子裡,背對著大海。清晨3點,你點起煙。

中國的朋友看見你在我面前點煙,會用一種不可置信的眼光望向我,意思是他他他,怎麼會在母親面前抽煙?你你你,又怎麼會容許兒子在你面前抽煙? 

我認真地想過這問題。 

我不喜歡人家抽煙,因為我不喜歡煙的氣味。我更不喜歡我的兒子抽煙,因為抽煙可能給他帶來致命的肺癌。 

可是,我的兒子21歲了,是一個獨立自主的成人。是成人,就得為他自己的行為負責,也為他自己的錯誤承擔後果。一旦接受了這個邏輯,他決定抽煙,我要如何『不準許』呢?我有什麼權力或權威來約束他呢?我只能說,你得尊重共處一室的人,所以請你不在室內抽煙。好,他就不在室內抽煙。其他,我還有什麼管控能力?

我看著你點煙,翹起腿,抽煙,吐出一團青霧;我恨不得把煙從你嘴里拔出來,丟向大海。可是,我發現我在心裡對自己說,MM請記住,你面前坐著一個成人,你就得對他像對待天下所有其他成人一樣。你不會把你朋友或一個陌生人嘴里的煙拔走,你就不能把安德烈嘴裡的煙拔走。他早已不是你的『孩子』,他是一個個人。他就是一個『別人』。 」

即使中小學教師面對的是「心智未成熟」的兒童,非二十一歲的成年人,但學校是否就有權替他們判斷對錯,並拒絕任何討論的空間呢?現時23條尚未立法,討論「港獨」甚至支持「港獨」皆為合情、合法、合理,教育局有何權力禁止校園內的「港獨」?教育局要如何「不準許」呢?有什麼權力或權威來約束學生呢?當初通識成為中學必修科目,便是希望學生能獨立思考,關注世界社會。然而,如今吳局長的態度,似乎表示校園裡只容許政治正確的思考結果。如此高高在上的姿態,真的是一個強調引導、強調以學生為本的教育部門所應有的嗎?

〈大學生哪裡去了〉中,安德烈責難香港人對政治漠不關心,其時是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在十一年後的今天,香港經歷風風雨雨,越來越多年輕人關心社會議題,然而我們的政府卻討厭這種風氣,想從小著手,把中小學生隔絕在政治以外,使他們政治冷感,最好對一切荒誕時事無動於衷……這真可悲、可歎、可怕!

從中文老師角度看:校園內討論港獨有何不可?

從中文老師角度看:校園內討論港獨有何不可?

 

  • 不違師道

首先,在探討本題之前,先釐定「師」字何解?雖然筆者學識淺陋,但還記得韓愈在名篇《師說》有言:「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無惑?惑而不從師,其為惑也終不解矣。」筆者認為這個解釋比任何的字典、辭典都要清晰:學生有疑惑就會請教老師,身為老師解答學生的問題更是義不容辭。如此一來,學生對「港獨」有疑惑,為甚麼就不能與老師討論呢?假若有學生問:「老師,社會在談論港獨,我好困惑……我們能否討論這個問題?」然後老師答:「不可以討論的!」這是否就違背了「師道」呢?身為中文準教師,我不敢違背中國傳統對老師的要求啊!因此,對於學生的疑惑只能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這才不辜負「老師」二字,不辜負專業操守。

 

  • 討論不設禁區

其次,本港政府常常要求學生多學習中國文化,接觸中國經典。筆者很是贊同。記得筆者還是中學生的時候就讀到《國語》裏的《召公諫厲王止謗》,文中一句:「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川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為川者,決之使導;為民者,宣之使言。」我相信月讀三十本書的吳克儉局長對此篇經典必然是背誦如流。但筆者疑惑吳局長為何對箇中道理不甚瞭解,居然說「港獨沒有討論餘地」。

其實,亦不必說甚麼微言大義。用最老套也是最「真理」的說法,「言論自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筆者擔心的是,今天校園禁止討論「港獨」、明天禁止討論「特首」、後天禁止討論「政策」,如是者,今天禁這個、明天禁那個,最後整個社會噤若寒蟬,那麼還談甚麼「言論自由」?「言論自由」一旦受損、「新聞自由」和「學術自由」必然唇亡齒寒,最後整個社會只會成為某某人的一言堂而已。到時,香港還拿甚麼在國際競爭?

 

  • 只是理性討論不是鼓吹

誠然,這個世界有許多事情是禍國殃民,危害學生。但是,在這個網絡資訊流通的年代,學生能夠接觸訊息的渠道還少嗎?學生只要打開手機、電腦,隨時在谷歌搜尋「港獨」二字,就有數以千計的評論在網上湧現出來,試問吳局長,學生面對這些資訊是寧願他們在家裡「閉門造車」,受「網上討論」的影響;還是容許學生將問題帶會學校如老師一起討論呢?吳局長應該信任香港的老師,他們必定會有理有據與學生理性討論,而非單向的鼓吹。或許,吳局長會說:「政治不應該進入校園」,雖然筆者學識淺陋,也聽過孫中山先生說:「政治乃眾人之事」,「眾人」必然包括在學校裡的師生,所以,所謂「政治不應該進入校園」的說法是一種罔顧事實的歪理。早在數十年前,陳寅恪先生就云:「思想之自由、獨立之人格」;蔡元培先生亦言:「思想自語,兼容並包」,又云:「教育者,讓成人格之事業也。」,他們生於沒有言論、思想自由的年代,卻追求言論、思想自由;而我們有幸生於有言論、思想自由的年代,卻要畫地爲牢,自己一手一腳築起自由的圍牆,豈不引人發笑?

 

最後,上文所言的陳先生與蔡先生乃是一代之學者、教育家,特別是蔡元培校長的教育理念:「教育思應該想靈活,兼容並包,不因學術爭議而排斥,廣泛吸收各家所長。」香港青山有幸,蔡元培先生葬於香港。筆者不知天高地厚,在此,還望月讀三十本書的吳局長,抽出寶貴的時間讀讀他們的文章,又或者到蔡先生的墓碑前,感受先生的英靈,亦未嘗無益。

《四季》—— 區麗娟

烽火下

焚霞在頭頂劃過

仿佛億萬顆相思豆

一拼

墜落

 

瑪瑙紅的火花是你的唇印

閃靈的水晶柳樹是我們在春亭的時光

橄欖黃是你偷偷摘給我

在秋風中的甜蜜

孔雀藍是彼此

依偎的溫暖

 

抬頭一看

在煙霞中快跑

 

你流水般透明的笑靨

在我的碧琉璃中

卻是

靜止清澄

 

烽火下

焚霞在臉頰停駐

仿佛億萬朵梔子花

一拼

墜落

《如果樹》—— 南槿

「如果樹,長於峭壁,樹生花,色暗紅,惟花開無果。鄉人相傳,苟得如果,必加官進爵、金玉滿堂,心有所想,則事遂所願。」

他常想,如果那天的事沒有發生的話,他現在會是個事業有成、家庭美滿的人。

在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六日,老天跟他開了個小玩笑。那日天色微昏,大雨滂沱,體育室內暗黃的燈光讓人昏昏欲睡。舉手、助跑、一個跟斗、兩個前空翻、下地、站穩,雙手向外伸展、張開,如同在天翱翔的鷹——一個漂亮的結尾!如雷的掌聲如期響起,蓋過了窗外的零星雨聲,他還未從快速劇烈的前空翻中緩過來,那昏黃的燈泡在眼前旋轉、飄蕩,暈成一片橘黃,他的胸口處泛起一陣嘔吐感。一雙溫厚有力的手按着他的肩膀,「休息五分鐘,再來一次」,他恍惚地點點頭。現在回想,那時他真不應該逞強,如果他沒有繼續練習,而是回家好好休息的話……「嗶!」「轟!」那宛如死神催魂鈴的哨子聲和一聲響雷重疊在一起,讓他的心懸了懸,起跳的力度頓時減半,他在空中看著昏黃燈光旋轉,一圈、兩圈,額前數根髮絲在飛揚,呼呼風聲刮過臉頰。在亂髮之中,他瞥見教練驚恐的臉孔,然後,是在眼前不斷放大、放大的地面。在眼睛閉上的那一刻,他感受到昏黃的燈光照在眼簾上的溫度。

他的人生,從此由昏黃轉為慘白死寂。

他全身癱瘓,躺在病床上已有十一年,每天的風景都是病房白色的天花板,靜止的、如死水般的,如同他的生命。往昔在空中飛騰、翻轉,充滿活力的景色已不屬於他。無人問津的病房格外寧靜,他甚至能聽見心臟虛弱跳動的聲音,陌生的不像自己的心臟。他從來沒有細聽過心臟跳動的聲音,因為他往日的生活裡充滿了各種響亮的聲音——哨子聲、掌聲、眾人的讚歎聲、獲獎時的音樂聲、獎牌和獎牌的碰撞聲……原來生活是可以那麼安靜的。為什麼?為什麼你們都不再為我鼓掌?為什麼你們都把我遺忘了?把我遺忘在這間死寂的房間裡?他是如此的灰心喪志,年月無聲地在他的臉上刻鑿淚痕……如果……如果……那天的事沒有發生,又或者是發生在其他人身上……他不止一次這樣想。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他常夢見自己又能踏上那矚目的舞台,繼續揮灑汗水,竭盡全力奔跑,在空中劃出有力的弧度,而那天發生的意外都是一場噩夢,黑漆的噩夢過後會有美夢的來臨——有鮮花、星星和月亮點綴的夢。他在美夢中繼續著他的夢想,美麗的、充滿光輝的夢想。他知道這是悲哀的,每到夢醒時分,他的枕頭都是濕冷的。

在受傷初期,他還是抱有一絲虛弱的希望。他想:如果我再努力一點,上天是不是就會收回這個惡劣的玩笑,讓他拾回夢想?每天的檢查和復健,他都不遺餘力地做好。「你可以做到的!不要放棄!」、「加油!」鮮花、水果、熱切的問候不曾間斷,一聲聲的鼓勵鋪天蓋地地砸下來,砸得他生痛。隨年月過去,鮮花謝了、問候少了,大概人們認為那些陳腔濫調般的問候以足夠讓他這個殘廢振作起來,找到新的夢想吧。那些有鮮花、星星和月亮的夢是一幅畫,神秘但不恐怖的黑夜,鑽石般的星星和如珍珠的月亮點綴在天鵝絨的夜空上。在山崖旁有一棵火紅的樹,在夜中燃燒着;有或是和風徐徐,火樹舞動,如飄動飛濺的炎,映的滿山紅。但夢想是不公平的,不是每個人的夢都有鮮花、星星和月亮,有的人的夢裡只有無盡的黑夜,任由四季流轉仍不變改的黑。他的夢裡有時會下着白茫茫的雪,一碰即散,一觸即溶,那微弱的雪光不能為他照亮一條康莊大道,只能驅走身旁的數寸黑暗,虛幻如泡影。他的夢裡也有一棵樹,長在山上,開着紅花,被雪霜壓著,火炎般的紅被撲滅,成了灰燼,一如他那數聲卑微的 「如果……如果……」。

不知從何時開始,醫院的護士們沒有再聽到他在念叨「如果……如果……」。在他的病情穩定後,他被轉到普通病房中一張靠窗的床上。這時,他才發現這所醫院是在山頂上。偶爾會有數道陽光、幾聲鳥鳴、一絲微風掠過窗邊,給他帶來些許的慰藉。有一天,一抹驟然不同的顏色出現了,他看見在那一小片天空上,有一個人在翱翔。那人坐在滑翔傘上,破風而行,宛如天空的王者——鷹。鷹擊長空,翱翔萬里,用凌厲的目光,穿過重重雲靄,俯瞰山丘上的小小醫院。然後雙翼一振,乘風而上,直衝雲之巔。那鷹回望山下,眼中的醫院越來越小;床上的人抬頭追看,眼中的鷹也越來越小,最後,他失落地看着那鷹消失在窗框的一角。護士們說,那人以前因為單車意外而下半身癱瘓,今天靠著努力和多位朋友的幫助,終能圓夢,飛上天際。他又想起以前的自己。這倒也沒什麼可羨慕的,天空,已是他不可企及的高度。

那個勵志的故事很快就被他拋諸腦後,漫長的歲月足以磨滅一切記憶,很多時候,他都是靜靜地看著窗外的風景。他發現在山崖旁長著一棵很奇特的樹,在春天時暗紅色的花朵掛滿翠綠的樹,花開五瓣,沒有花蕊,所以他從未見過此樹結果。聽別人說,此樹名如果,相傳若能得到如果樹的果實,便能心想事成。在秋天時分,數瓣落紅會飄進室內。其實,他是有點失望的,如果樹的花沒有他想像中的豔麗,花瓣皺在一起,那顏色像風乾已久的瘀血,是沒有生命的顏色。不過,他還是挺喜歡如果樹的,如果、如果,念起來悠長又有韻律。如果呵,能得到那傳說中的果實……

如果樹,是不會結果的樹。

校園可以討論港獨議題嗎?中學教師的回應

之前,教育局宣佈禁止港獨主張及活動於校園內出現,要求師生討論時要以《基本法》為基礎,警告老師不可在校內「鼓吹港獨思想」,否則須承擔相關後果。面對這件事,老師又有怎樣的看法呢?為此,筆者訪問了一位在中學任教的葉老師,看看現職老師的看法。

葉老師認為應容許師生在課堂中討論這個議題,因為這是社會上有爭議性的題目,可以配合通識科學習。學校應給予學生開放的空間,老師可陳列一些事實和資料去提出一些討論問題,啟發學生去思考、提出理據。她都指出老師會尊重同學的意見——因為每一個同學都是獨立的個體,都有自己一套的思考方法。而不把自己的主觀意見強加於同學身上。透過多角度的討論,同學可以知道怎樣去理性分析,非盲目地支持或反對港獨。這些討論可促進社會的進步,真真正正訓練同學的批判性思維。

當問及老師除了引導同學的討論外,應否特別就港獨議題,隱藏自己的立場時,葉老師就認為不只是針對港獨事件,所有議題都應該容許老師在課堂上表達自己的感受,因為這些是老師跟學生的互動。她相信老師是非常專業的,老師會有理據支持自己的想法時,不會強迫同學認同他們的意見,所以不會鼓吹任何不良風氣。

她亦相信不少學生也是青出於藍,學生具批判性思維,對問題的思考有時比老師還要深入詳盡,甚至有更獨到的見解。希望在各方表達自見的同時,也要包容和接納不同人士的聲音。這正是老師最希望能教給學生的東西。

此外,問及校方會否有指引給老師時,葉老師表示學校不會特別秉持一個立場,但都會給老師簡單的指引,希望有開放式的討論。她亦相信這種做法可以維持良好的學術氣氛,促進討論。

教學設計意念 (TARGET 模型)

我在上學年幸運地參與了教育學院舉辦的課後學習支援伙伴先導計劃,能夠在一間小學任教小五和小六的作文興趣班,教材由自己編制,初步實踐課堂所學。在任教前,我從來都沒有意識到學習目標,乃至導師身教言教,對一個課堂運作的重要性。直到親身任教後,才啓發我以中小學老師作為榜樣,應用以前所觀察得來的教學模式。從中,我發現老師們同樣使用了TAGRET 原理。原來一直以來,這些教學原理和課堂設計一直都被廣泛採用,潛移默化地影響課堂的運作。

Screen Shot 2016-12-20 at 3.11.49 AM

首先,我特別想提及的是 TARGET 模型。我需要規劃的是為時 1 小時的課堂,由學校規定每節課所教授內容,如下圖所示(節錄),堂數 1 所教授的是「運用不同人稱敘事」。 TARGET 的六元素在這兒尤其發揮作用,幫助我這教學新手設計課堂時更能規劃全面而實在的方案。

 

TARGET ,單看名字已覺深意,是基本劃出課堂設計六個重要的元素,屬於初步構成一節課的階段,提醒我們在設計課堂時需故慮到的地方。他們分別是:

  • Task (任務):老師可為學生設計任務給予他們小挑戰,以至令他們更投入課堂;
  • Authority (權威):給予學生機會在課堂中發表小決策和擔任小領袖,發展自我管理的潛能,體現以學生為本的上課模式;
  • Recognition  (確認):認清每一位學生的強項和弱項,留意他們的學習進度,著重的不是他們的分數或成績高低與否,而是他們是否有進步;
  • Grouping (分組):盡可能劃分幾個學習小組,花心思編排座位,提倡組內互相討論和幫助;
  • Evaluation (評估):制定不同目標去介定學生自我學習進度,簡單如能否在限時內完成任務與否;
  • Time (時間):給予學生進步、改善的時間,盡可能為他們計劃練習進度表,激發他們上進。

以下我依照TAGRET 模型而計劃出來的課堂設計,雖然不盡完善,但都是我初步的實驗成果,已感覺到有很大的成功感和滿足感,這大概是初為老師的共嗚,也希望日後能保持這份熱誠,設計更好更完備的設計,並成功地運用在真實課堂上。

 

TAGRET 元素 我如何應用?
Task (任務) 為他們課後佈置課後練習,如:

 

試以二百五十字內寫作記敘文一篇。

 

       閱讀以下一段文字,然後運用你的想像力,根據文中提及的情節,創作一個完整的故事。

 

突然,燈影閃動了一下,接下來是一片漆黑,四周的人都驚呼起來,更有小孩子嚇得哭個不停。沒多久,消防員到場……

 

§  文章可用第一或第三人稱寫作。

§  運用記敘文六要素,事件的經過須包含題目提供的情節,但可自行設定情境,例如車廂停電、被困升降機等。

§  運用修辭法

但是我被沒有強制要求他們必須在下節課遞交寫作練習,學生可以隨時交作文,待我批改後看回評語,我不希望強逼他們寫作,而打擊他們寫文章的熱情,更重要的是這節課應以培育他們寫作興趣為先,引導他們作文,否則只會變成作文催谷班,反而令他們厭惡寫文章,弄巧成拙。

Authority (權威) 最記得有一次,我們討論寫景的描寫技巧,我讓他們舉出自己喜歡且有運用到描寫技巧歌曲,課堂播放他們心愛的音樂,從而做到學生主導,提升他們對課程投入感。
Recognition  (確認) 當他們每次遞交作文後,我都會記錄他們的表現,看到他們表現有進步時,都會獎賞他們糖果。另外,當看到佳句時,會在旁邊畫星;而看到句子不通順時,則會寫下我的建議寫法,並在口頭上提醒他們多加注意。
Grouping (分組) 每次上課時,我都會要求他們分組坐,答問題亦會分組進行競賽,看哪一組回答的問題最多,會獎賞零食,令課堂學習氣氛更爲熱烈。
Evaluation (評估) 我會鼓勵他們整理好曾遞交過的作品,閒時再一一細閱,自我比較文筆是否有進步,而作文紙有否多了我親手畫的星星,給予他們目標去進步。
Time (時間) 我也沒有做過太多在這一點上,只會在課堂上預告下一節課的內容,望他們會作課前預備。在未來,我也希望多花工夫在時間這一環,勉力完善——對我而言,這一項亦是最難控制的因素。

2016 博喻招新

2016 博喻招新啦!歡迎各位加入我們這個大家庭!有意成為博喻編輯的同學,可以到下列網址登記: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fr4wtM_Eb-GIZpGG35vLth_hQeP_tegF50PVtFrgGlA7kpHg/viewform

 

迎新日定於9月21日(星期三)傍晚6點半開始,地點為何添樓106室。期待各位抽暇出席。

 

如有查詢或有意來稿,歡迎電郵至boyu.netter@gmail.com,我們會盡快回覆,謝謝!

粵語用字之有趣之處

很多朋友都是多愁善感之人,生活中若是遇到有所感之事,多熱衷於在社交網站發表幾句感言,甚至時事評論。我在瀏覽社交網站時,眼見圖文並茂,覺得甚是精彩。然而,我也發現朋友在社交網站上發表的文章,大多都是口語用字,很多字詞都是直接由粵音直接引申出來,讀來很是有趣,也體現出粵語傳神的特色。

 

中學時候,因爲老師的一個例子,我才第一次注意到,原來粵語的用字是如此的特別,至今難忘。當時老師向我們全班同學提問,要我們用一個詞語來形容相撲選手。我們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覺得這個並不難。一個「胖」字,簡明扼要;換作「肥」字,也同樣清楚明瞭;兩者結合,「肥胖」二字可成標準詞語。再不然,有同學覺得可用「胖乎乎」二字來形容,一方面合乎現代漢語用字,另一方面也是挺可愛的形容詞。如果要形容肥胖的程度的話,「很胖」、「非常胖」或是「超級胖」,總該有一個是合用的吧…… 我們一邊討論,老師在一旁微笑著,一看那微笑,就知道他並不滿意我們的答案。其實,他藏著一個奇妙的答案……

 

老師頓了一頓,我們知道,我們將要知道這個奇妙的答案,全都摒住鼻息,方才成群鴨子般吵鬧的討論,頓時也變得非常安靜。老師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下三個大字:「肥騰騰」。我們看著這三個大字,頓時笑翻了,許久不能停。這裡並沒有取笑相撲選手身材之意,而是覺得這詞語令我們有豁然開朗的感覺。我們苦苦猜想的答案,竟沒有一個及得上這個「肥騰騰」:不但貼切的表現出相撲選手的身材,而且顯示了其行動的動感,傳神極了,也怪不得我們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使用粵語用字的趣處,相信很多網絡使用者都不會反對。然如果全文以其入文,書寫正規的文章,還是引起爭議。從接受語文教育那天開始,老師便開始教導我們不能以口語入文,因其不符合現代漢語的語法規定。在遣詞用字方面,如全用粵語入文,能夠明白的讀者,可能只限於粵語地區。這樣實也是限制了文章的傳播。但如若作者不介意這一點,在自己的文章,偶爾使用粵語用字,也極能體現出其有趣的地方。

我手真的能夠寫我「口」?

對於口語轉譯書面語困難眾說紛紛,筆者這天親訪一班參與了作文精英興趣班、寫作水平較高的小五學生,深入了解他們的看法。

 

(一)為什麼你們有時候寫作會用到口語?

他們舉出的原因各異,有些同學指出口語表達相對有趣得多,尤其是他們自創故事的時候會特別吸引讀者注意。另外,他們平時都是用口語溝通,構思作文時大多時直接由由日常生活取材,所以會沒有意識地轉移日常話語寫入文章中,於是便出現口語轉換書面語問題。

 

(二)承上題,你們認為口語轉換書面語困難嗎?

他們異口同聲地回答「沒有太大的問題」,只有自己加倍注意便行。可能基於受訪學生寫作基礎比較穩固,因此他們寫文章時並無過多口語。

 

(三)上課時老師有沒有額外給你們指正書面語與口語轉換的問題?

他們指出語文老師並沒有額外在課堂上講解書面語轉換問題,只會在個別同學文章中圈出問題,予以指正,以及要求改正文句一次。

 

(四)你們認為有什麼方法可以幫助口語與書面語轉換?

他們指出寫作呈分文章時會「打醒十二分」精神,用心留意措辭遣句,待完成作文時再多檢閱數篇,自然能夠避免口語化問題;此外,亦需多閱讀課外書,擴大自己書面語詞庫,避免錯誤轉換。